大佛頭游記--二五八萬隊”實”錄

發布時間:2014-05-22 10:48:59 點擊次數:0

    426日,與葛林強、李清寶等湊成一隊“二五八萬”,混入公司爬山大軍,眾游大佛頭。山腳之下,但見山影如蓋,鶯鳥清啼,綠葉紅花,鮮嫩欲滴,更因前日落雨,屆時清霧朦朧,如夢似幻,奪人耳目,以為仙境。趁晨夏陰涼,山風正爽,一眾男女,魚貫而入,進山了去.
    話說二五八萬隊員是這樣構成的:四男三女,其中一位姑娘是姐姐拉來的外援,姐妹倆是雙胞胎。暫不提趙小二和李清寶晚起了床差點遲到,且不說這對雙胞胎姐妹給我隊憑白添光不少,引光線無數;但說我隊隊長葛林強和隊員張愷同志,是大佛頭登山尋寶,不是千佛山萬人相親大會好吧,一人穿皮鞋,一人著西服是怎么個意思!爬山前幾名還有獎金呢隊長同學!你蹬個皮鞋走路都費勁還敢來登山!張愷你都有媳婦了還要這樣穿!一堆登山裝里那一件西服實在是拉風得過分了好不好!不不不,我沒有半點怨恨他們倆的意思,此間敘述,直為鋪墊,且往下看:一路無話,直到后知后覺的李清寶同志忽然仰天大笑:哈哈哈!誰家的隊伍名字這么二逼,居然叫二五八萬隊!
    除他之外的全體二五八萬隊隊員皆幽怨瞅他.
    張愷同學很認真問葛林強:隊長同學,為嘛咱們隊的名字叫二五八萬?
    二五八萬隊隊長很幽怨瞅我一眼:這名字是趙小二起的.
    二五八萬隊隊員趙小二更幽怨地瞅了瞅這幫人的皮鞋,再瞅了瞅這幫人的西服,暗嘆一口氣:因為咱們隊一共有七個人……三個女的……四個男的……一七得七二五一十五七八五十六朵奇葩匯成一句話:所以就叫二五八萬隊!
    ——能告訴他們只是因為取隊名那會我忽然非常非常想打麻將么!


    之后是一段時間的沉默。大家腳下不停,四腳并用克服重力追我趕穿越人流沖破人潮——終于!前方沒liao人煙,我們領先,我們第一!情緒激昂啊,普天同慶啊,奔走相告啊,趙小二正打算吟詩一首——隔壁樹叢里有人大喝一聲:那個誰!二五八萬隊!你們跑錯路了!
    ——大家灰溜溜掉頭就走,一雙皮鞋尤其性急.
    剛才一陣急奔,姑娘們已稍感疲累。隊長同學責無旁貸,友好地跑到雙胞胎姐妹之一的妹紙面前:姐姐你累了不?我幫你拎包吧?
    妹紙:我是妹妹。
    哦。隊長聽聞,又顛顛跑到雙胞胎姐妹之另一妹紙面前:妹妹你累了不?我幫你拎包吧?
    我們:……


    作為
GIS項目組參賽的唯一組別,我們深感責任重大,定要拿個好名次為項目組爭光添彩。胡曉晶同學遙遙領先,皮鞋男與西服男殿后,喘得上氣不接下氣,背著手,一步一掙扎,半分鐘走了好幾米:仰頭望著前方的隊員:現在的年輕人喲,太沉不住氣嘍。話剛說完,他們身后有人沉穩發話:勞駕!請讓讓!倆人回頭,一位滿頭白發的老先生,正用異樣的眼神看著這二位。老頭身形矯健,側著身子擠到前頭,嘴里還在絮叨著:現在的年輕人喲……
    倆人停下腳步,不約而同對視一眼。忽地迸發出一股力氣,惡狠狠朝前方的老先生沖去,近了,更近了,只差最后一步!最后一步!他超過去了!他們倆超過去了!他們倆超過了那個老頭!老頭的拐杖差點被撞飛!這一刻恒道精神附體,他們不是一個人在奮斗!偉大的恒道公司萬歲!偉大的二五八萬隊萬歲!
    目睹整個過程的李清寶先生捂臉說道,這畫面太美,他實在是不忍看。
    緊走慢趕,這就到了開元寺遺址。好大一坨胖乎乎黃燦燦的佛陀坐在那里,捻手微笑。我們到達之時,公司王總正與隊員們與佛陀合影留念。來得遲了,他們已經合完影準備繼續攀登了。隊長一直嘟囔,好遺憾啊好遺憾,沒能和王總合影。張愷擺弄著手機,說道:感謝我吧,其實你已經和王總合過影了,有圖有真相好伐。眾人上前一看,皆驚愕異常,隨即夸贊張愷真乃人中赤兔,馬中龍鳳,人才難得啊。請看下圖:


           葛林強與王總與佛陀合影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二五八萬隊全體隊員與佛陀合影


    且說且行,繼續奔大佛頭去。將山間深處攀登,山路漸崎嶇,山景愈豐茂。高樹深草,茂密盤繞,山徑通幽處,青石流水,兩岸無聲,風低蟲鳴。綠冠為蓋,黑土為廬,天地間不聞人煙,不見人語,清風縷縷,蟲鳴啾啾。怕驚擾了這清靜,隊員便不再聒噪,腳步也輕了下來。負手頷首,徐徐前行。直到柳暗花明處,山路咂開,陽光突現,前景廣闊,才道是來到一寬敞平臺,視野開闊,山氣縱橫。諸人不忍前行,多在此休整。我們一行人緩緩行矣,見路旁張大哥與李姑娘,面紅氣喘,大汗淋漓。眾人不解:之前一段山路平整,不至于累成這樣啊。不知為何,我心有不詳預感。再往前走,終于追上王總腳步,他停在路邊,聚精會神,和一小伙不知道鼓搗什么。圍觀半晌,小伙終于從石縫中夾出小紙條一張,滿面歡喜。一行人上前詢問,方知“登山尋寶”,這“寶”,便是這小紙條了。小伙將小紙條仔細放好,嘴里嘟囔道:博哥把這紙條藏得也太隱蔽了吧。聞言,方知我剛才預感竟是準確:一路走來,我二五八萬隊已經把“尋寶”這茬忘個干凈,竟連半張紙條見之不到!而張、李兩位,已在眾人登山之前,已將漫山遍野來回跑遍,將小紙條插遍大佛頭!
    寫到此,博哥與婷婷兩人大汗淋漓的形象再次浮現在我面前。在此,向為組織、協調、準備此次登山尋寶活動的各位領導、各位同事表示感謝,多謝你們的辛勞,才能為員工們提供了如此精彩的活動。
    行至大佛頭,本隊僥幸收獲小紙條兩張。婷婷已經在大佛頭迎接眾人。大佛頭后,再無紙條,遙遙山路,讓人專心急行軍征服過往。在觀景平臺留影幾張,小歇片刻。觀景平臺高數百米,山風凜冽,雨霧飄渺,遠山浮沉,一派笑傲江湖徒手逍遙景。隊長豪情大發,掏出手機要與隊員拍照,共享這美景: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二五八萬隊隊員合影,攝影師為隊長

    照片拍完,隊員們皆贊隊長拍照本領高超。隊長春風得意,叫嚷道:兄弟姐妹們,隨我繼續向前,一鼓作氣拿下終點!隊員備受鼓舞,前仆后繼,不甘落后。然后,到了某地,隊長同志突然停下,沮喪失落。李清寶大叫:隊長你心臟病犯了么!聞聽此言,隊員關懷備至,將隊長圍在中間,張愷躍躍欲試,只待隊長病發躺下,立馬人工呼吸上前伺候。我們強哥面色沉痛,一一看過眾人,突然大叫:妹的!光給你們拍照了,我都沒拍!我都沒拍照!
    待強哥雄起,繼而走木棧,轉山澗,高山低水亂石泥濘,談笑間,俱拋身后。山勢漸低,漸緩,過盤山公路,前方旗幟飄揚,乃是終點。一上午奔波,諸人努力,終于到達,內心喜悅,不足以與外人說。眾人喧嚷要與王總合影,費了功夫,總算將王總搶到,合影一張,表示本次活動圓滿結束,二五八萬隊精神永垂不朽,永遠飄揚在大佛山頭: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終點站,與王總合影
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爱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