實事求是探索我國電力市場化改革路徑

發布時間:2013-03-22 23:28:06 點擊次數:0

來源:國家電網報

核心提示:市場化方向是我國電力改革的基本取向,但我國電力改革不應盲目照搬部分西方國家以私有化、破碎式分拆為特點的改革模式。應從促進能源發展戰略和能源安全的大局,從促進國民經濟和社會健康持續發展出發,研究謀劃、統籌推進電力體制改革。

電力工業的發展與國家發展、民族復興、人民幸福緊密關聯,電網企業在保障能源安全、提高能源效率、服務國計民生、建設和諧社會中,承擔著重大責任和歷史使命。

多年來,國家電網公司從維護黨和國家的工作大局出發,堅決擁護改革、支持改革和促進改革,圓滿完成了主輔分離改革、主多分開改革,積極推進大用戶直購電試點工作,向全社會發布了分布式光伏發電、分布式能源并網服務工作意見,積極促進光伏、風電、天然氣等分布式能源發展。國家電網公司主動進行企業內部整合優化,處理廠網分開改革歷史遺留問題,不斷提高管理的效率和效益;認真分析研究電力工業發展趨勢以及面臨的形勢變化,結合國內外電力體制改革經驗教訓,形成了科學系統的改革思路和觀點。實踐證明,改革是發展的動力,持續進行的內外部改革和體制機制創新,支撐了公司目前良好的發展局面和安全穩定的供電局面。

2002年啟動電力市場化改革以來的十年間,電力工業面貌煥然一新。我國發電裝機容量和發電量位居世界第二。電源結構和布局進一步優化。電網企業集約化發展,電網規??焖僭鲩L。國家電網逐步實現從薄弱到堅強、從傳統到智能的轉變,成為集電能傳輸、市場交易和資源優化配置功能于一體的現代綜合服務平臺,大范圍優化配置能源資源的格局初步形成,為保障國家能源安全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。

一、深化電力體制改革必須符合我國具體國情

與我國整體經濟體制相一致,市場化方向是我國電力改革的基本取向,但我國電力改革絕不能盲目照搬部分西方國家以私有化、破碎式分拆為特點的改革模式,而是應該以科學發展觀為指導,以實事求是的態度,探索一條符合我國具體國情的改革路徑。

近年來,我國電力體制改革面臨的環境與形勢已經發生了重大變化。一是能源長期安全穩定供應矛盾突出。由于能源消費總量持續快速增長,我國能源的可持續供應面臨嚴峻的資源瓶頸約束,目前煤炭、石油和天然氣人均剩余可采儲量分別僅為世界人均水平的60%、6.2%和6.7%。二是環境保護和促進清潔能源發展的任務繁重。目前我國“以煤為主”的能源消費結構帶來了大量的污染物及溫室氣體排放,電力工業面臨節能減排和增強綠色發展能力的迫切要求。三是區域發展和城鄉發展尚不均衡。我國區域經濟發展不均衡、城鄉二元結構矛盾依然突出,電力作為公共服務的重要內容,亟須利用電網優化配置資源的平臺作用,將落后地區的資源優勢轉化為經濟優勢,為實現公共服務均等化奠定基礎。四是電力有效競爭機制缺失。“廠網分開”后發電側競爭格局初步形成,但競爭機制以及電價等配套機制尚未建立起來。電網作為支撐電力市場體系建設的物理平臺,既要積極推進市場體系和競爭機制建設,又要切實保持政府在市場失靈下的調控能力。五是能源對外依存度持續走高。能源企業是參與國際能源競爭、落實國家能源戰略、提高國家政治和經濟影響力的重要載體。目前,我國亟須打造在國際能源市場上影響力大、競爭力強的大型能源集團。

基于以上對環境與形勢的分析,我們認為,深化電力市場化改革,必須從促進能源發展戰略和能源安全的大局出發,從樹立大的能源發展觀、建立大的市場交易觀出發,堅定以下四個方面基本認識:

第一,深化電力體制改革要有利于電網安全穩定運行,促進電力科學發展?,F代社會對電力的依賴性越來越大,大電網事故是整個社會的災難。電力生產、輸送、消費瞬時完成,實時平衡,對安全性的要求極高。我國電力工業處在快速發展階段,大量新工程、新設備連續投運,電網結構、運行方式不斷變化,電力安全始終面臨巨大挑戰。隨著我國現代化、城鎮化發展步伐加快,電力需求持續較快增長的趨勢一定時期內不會改變。從現在到2020年,預計新增發電裝機8億千瓦以上,發展任務艱巨。深化電力體制改革要遵循電力行業特點和發展規律,始終有利于電網安全穩定運行,確保不發生大面積停電事故,促進電源電網科學健康協調發展。

第二,深化電力體制改革要有利于全國范圍內優化配置資源。隨著東部有限的能源資源日漸枯竭,我國能源開發重點逐漸西移和北移,以往省內、區域內自我平衡的電力發展方式已難以為繼,新增發電能源的60%位于西北部地區,負荷的60%以上位于中東部地區,全國范圍優化資源配置勢在必行。2012年國家電網組織跨區跨省交易電量達6055億千瓦時,跨區交易電量比2003年增長9.5倍。深化電力體制改革,要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基礎性作用,突破省間和區域壁壘,構建全國統一的電力市場體系。

第三,深化電力體制改革要有利于保障民生。我國區域經濟發展不均衡、城鄉二元結構矛盾突出,服務民生是實現社會和諧發展的基礎。一方面,需要建立有利于城鄉電網統籌發展的管理體制,實現城市反哺農村,加快農村電網建設,為城鄉用戶提供優質服務;另一方面,電力是基本的公共服務,亟須利用電網優化配置資源的平臺作用,將落后地區的資源優勢轉化為經濟優勢,為落后地區實現公共服務均等化奠定經濟基礎。深化電力體制改革,必須充分考慮并體現區域和城鄉統籌發展的思路,解決好農村、邊遠地區電力發展和無電人口、低收入人群的用電等問題。特別是在發生重特大自然災害情況下,電力管理體制機制必須適應緊急搶險救災的要求,最大限度減少損失,服務于民生。

第四,深化電力體制改革要有利于新能源發展。發展新能源、轉變能源結構已經成為國際能源發展的潮流和趨勢。近年來,國家電網公司充分發揮一體化管理的體制優勢,有效解決了新能源發展中技術、標準、安全等諸多矛盾和問題,推動我國風電和太陽能等新能源實現迅猛發展。以風電發展為例,截至2012年年底,全國并網風電達到6083萬千瓦;國家電網調度范圍達到5676萬千瓦,六年年均增速87%。我國已取代美國成為世界第一風電大國,國家電網成為全球風電規模最大、發展最快的電網,大電網運行大風電的能力處于世界領先水平。預計2020年,風電裝機將超過2億千瓦、光伏發電超過5000萬千瓦,必須依托大電網、大市場進行優化配置和消納。但我國新能源發展面臨的矛盾仍十分突出,一方面,我國風電、太陽能等資源集中在西部、北部地區,規模大,遠離負荷中心,難以就地消納,需要進行集中開發和遠距離輸送;另一方面,我國風電集中的“三北”(西北、華北、東北)地區電源結構單一,抽水蓄能、燃氣電站等靈活調節電源比重不足,特別是冬季由于供熱機組比重大,基本沒有調峰能力。目前制約我國新能源發展的關鍵問題是大區之間的聯系還很薄弱,還沒有形成全國統一的大市場體系和與之相適應的全國聯網能力。深化電力改革要按照“建設大基地、融入大電網”的發展思路,加強統一規劃、統一建設、統一調度、統一管理,完善配套政策,加快調峰電源和特高壓跨區輸電通道建設,擴大風電、太陽能消納市場,確保實現我國新能源發展目標。

二、深化電力改革必須從促進能源發展戰略和能源安全的大局出發

深化電力體制改革意義重大,事關我國能源戰略大局,事關電力工業發展大局,事關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大局。實現黨的十八大提出的“兩個一百年”的宏偉目標,必須把科學發展觀進一步落實到電力行業改革發展的各個環節,必須從促進能源發展戰略和能源安全的大局出發,從促進國民經濟和社會健康持續發展出發,認真研究和謀劃,統籌推進電力體制改革。

要著眼未來,將電力體制改革納入國家能源發展的大局統籌考慮。我國能源需求總量持續增長,能源供需矛盾和環境壓力進一步凸顯,能源對外依存度不斷增加,大范圍配置能源資源的需求不斷上升,能源結構不斷優化,能源供應形勢不容樂觀。未來改革思路必須著眼于能源發展的大局,統籌考慮我國能源稟賦、能源結構、能源布局等因素,繼續發揮輸配一體化、調度電網一體化、電網交易一體化管理體制等體制優勢,確保大電網安全可靠運行,加快特高壓通道建設,實現能源資源的大范圍優化配置,改變過度依賴輸煤的能源配置方式和就地平衡的電力發展方式,通過體制路徑設計推動電力和能源發展方式的轉變,從根本上解決未來50年甚至更長時期的發展問題。

要優化現行體制優勢,履行央企責任,更好地服務經濟社會發展。國有企業特別是中央企業,是公有制為主體的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的基礎,是落實國家戰略的骨干力量。多年來,電力企業已經探索出了一條創新發展的新路,在履行央企責任、服務民生發展方面發揮了帶頭和表率作用。電力體制改革還要從有利于企業可持續發展的角度出發,關注企業發展利益,重視調動企業積極性,把企業的實踐經驗和管理創新成果納入改革總體設計,創造有利于中央電力企業“走出去”和服務經濟社會發展的改革環境。

要堅持市場化方向,以機制建設為重點,構建政府監管下的有效競爭格局??v觀世界各國電力市場化改革,均是在可以引入競爭的發電等環節引入競爭機制,充分發揮市場作用,而對具備自然壟斷屬性的電網環節,則實行政府監管下的壟斷經營。我國未來的改革應充分考慮我國國情,在繼續堅持和完善輸配一體化管理、取消農電代管體制的基礎上,以機制建設為重點,構建政府監管下的有效競爭格局。著力重點調整完善電價機制,建立與發電環節競爭相適應的上網電價形成機制,落實煤電聯動機制,建立獨立的輸配電價形成機制;加強電力行業統一規劃,建立和完善電力統一規劃管理體系;健全電力法律法規體系,創新電力市場監管方式;建立健全市場交易機制,逐步建立統一開放、競爭有序的電力市場體系,促進資源在全國范圍的優化配置,滿足經濟社會發展的需要。

爱游戏